張聖雨印象記

張聖雨是網名,其真名叫張榮平,湖南郴州人,與我是老鄉。2011年2月中旬我們廣州幾 個民主圈的朋友因吃飯時閒聊中東「茉莉花」事件,先後被拘捕。我原以為廣州民主活動受到重創,廣州應該會清靜一段時間。沒想到我出來後不久就聽說一個叫張 聖雨的人和二個湖南老鄉到廣州大學城發傳單宣傳民主被抓,在抓捕過程中張聖雨喊「打倒共產黨」被行政輓留15天,其他兩個被遣送回老家。


稍後,我們廣州幾個朋友聚餐,張聖雨也來了。他單薄的身軀,穿著一件帶泛黃的白色襯衫。從外表看,此人來自貧瘠的農村,是個做體力活的人。席間他的一些言論 確實是點偏激,甚至不著調。看了他的傳單錯別字很多。我的腦海裡忽然間閃出共產黨鬧革命時的「流氓無產者」形象,心想我們所追求的民主可不是共產黨「打家 劫捨」 式的革命。
大約過了年把時間,我在博訊網站上看到了張聖雨寫的文章,雖沒什麼華麗的辭藻,但很有條理,也在理。我首先懷疑這些文章可能是從網上摘抄的,就悄悄地問跟他來往較多的朋友:「這些文章是不是張聖雨寫的?」,得到的答復是肯定的。從此,我改變了對張聖雨的看法。


據網友統計,張聖雨為宣傳自由民主,2013年度曾被拘留達13次之多,可謂榮登世界吉尼斯記錄。近幾年時間,他幾乎參與了所有的重大人權事件的街頭抗爭活 動。如:聲援《南方週末》、聲援「建三江」被拘捕律師、聲援鄭州「十君子」、「4.29」赴蘇州紀念林昭、參與曲阜「薛福順死亡案」抗爭,等等。每次抗爭 活動,他幾乎都是首當其衝的被打壓者。近年來我得到張聖雨的消息不是被抓就是被毆打、被酷刑。


張聖雨的家人不理解他,每次拘留或逮捕,家人 是否收到通知書及他關在何處,關心他的朋友都打聽不到。為此,有朋友就要他預留幾份刑事授權委託書,以便拘留後方便律師去會見。但他很設身處地的為別人 想,說:「我拘留也不過是十來天時間,大家都很忙,就算了吧。我們民主圈的資源本身就有限,還是把有限的資源留給急需救助朋友吧。」。2014年7月份為 余建鳳案張聖雨陪我到清遠,在他女友馬勝芬的反復敦促下,他僅留一份空白刑事授權委託書給我。2014年10月3日因聲援香港「佔中」被失蹤,因之前他宣 傳民主,都是以普通罪名拘留,外面的朋友都目標鎖定在區基層看守所。我先後到越秀區拘留所、荔灣區看守所、二次到越秀區看守所查尋張聖雨的下落。2014 年12月初張聖雨同監室的獄友出來捎信說他在裡面沒鞋穿,才得知張聖雨關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得到此消息之後我即去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辦理會見張聖雨的手 續。但當局以張聖雨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要經辦案單位批准為由,拒不讓律師會見。案件到了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了,我去會見,當局又以「張聖雨案與唐荊陵 案有關聯,不讓我會見。我到檢察院複製案卷材料之後,持廣州市公安局的《起訴意見書》與看守所理論一番之後,才於2015年4月29日我第一會見到張聖 雨,期間關押長達七個月之久律師無法見到他。


張聖雨是個真實的人,不諱過,對自己的不足他從不掩飾。第一次會見時,他講述了他剛進看守所時 抱著死的心態與管教和武警發生衝突。不等我開導,他就主動跟我說:「事後我也在反思自己,反思我過去的一些做法,怎樣讓身邊的人接受我,我現正在看《論美 國的民主》、陳志武的《金融的邏輯》、《全球通史》,我很想看《聖經》。」。由於他的真誠也感動了體制內的人。開庭前兩天(2015年11月11日)我去 會見他時,他告訴我:因腳有病,不能站著值班,與管教發生衝突被打、被關禁閉。後來駐所檢察官來找他談話時也說:「你是個好人,就是脾氣太燥了點,一根 筋。」,在會見時他跟我說:「我性格燥確實不好」。


張聖雨文化程度不高,2011年與其初識時,錯別字還真多。他愛學習,現在提高很快,網 上可搜索到他近年寫的文章。是個可造之人。開庭後,他的《自我辯護和最後陳述》在《中國人權雙週刊》上發表,引起了朋友的熱議和贊不絕口。前幾天朋友聚 餐,一朋友悄悄地問我:「張聖雨這篇自辯狀是不是你幫他代寫的?」。我說:「我怎敢為他代筆,這篇稿子是是經看守所管教之手,交給我的,管教還復印了一份 留底,我簽收了才把原件帶出來的。我未作任何修改。發表時《中國人權雙週刊》連打錯了一個字都沒改過來。這樣反而效果更好,讓大家看到一個真實的張聖雨。」。


張聖雨很節儉,外面的朋友為他存錢,想讓他在裡面少受點苦,但是他幾乎沒用。會見時我勸他不要太節儉了,別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了。他 說:「我是過苦日子長大的,看守所的生活我能習慣。」每次我去會見時,都想給他存點錢,但都因賬上有錢而存不進去(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規定凡賬上超過一千元 的就不再接收存款)。


張聖雨的身世非常悲涼,因父親地主成份,母親受不了當時的政治歧視,3歲時母親離他而去(改嫁)。現在因宣傳民主又得 不到家人的理解,幾乎斷絕與家裡的來往,每次拘捕都無從打聽到他下落。2015年11月11日我會見他時,轉告外面朋友對他的關心,他流淚了。他說:「我 這個人不太會說話,我知道大家都在關心我,我不知道怎樣表達對他們的感激之情。」。他很重情,他對同樣苦命的馬勝芬一往情深。他說:「我如果坐牢,我所有的財產都給馬勝芬,如果外面的朋友捐款就捐給馬勝芬,我不要。」。


開完庭後,我披露:開庭時,控方對張聖雨說:「只要你認罪態度好,可從輕 處罰」, 張聖雨說:「我不要你們從輕,我希望你們從重。我不僅無罪反而有功」。昨天晚上我偶翻微信得知:有人認為我是受到外面朋友的影響,在忽悠張聖雨,把張聖雨 捧為英雄其實是害了張聖雨,張聖雨應該服軟。並質疑:「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很清楚他們在做什麼,張聖雨知道嗎?」,這確實是對張聖雨的誤讀——認為張 聖雨只是一個不怕死、不怕坐牢的硬漢,是有勇無謀的一介莽夫。


我寫此文的目的只是介紹一個真實的張聖雨。我也不贊同共產黨那套為樹一個什麼 典型就無限拔高的做法。至於張聖雨是不是英雄,只是各人的感知而已,大可不必計較。要瞭解一個真實的張聖雨,請大家看看張聖雨獄中寫出的《我的自辯狀》和 稍後公諸於世的《我的改革建議》。這兩篇文章都張聖雨在非自由狀態下寫出來的,是貨真價實的——當然不能拿他與專家學者進行比較。《我的改革建議》張聖雨 交了一份給看守所的管教,據張聖雨說:「管教說會通過內部渠道寄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改革研究機構)」。


劉正清
2015-11-18


(《中國人權雙週刊》第171期  2015年11月27日—2015年12月10日)
《中國人權雙週刊》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069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