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飛、王默、張聖雨被捕一周年 一人一相撐國內雨傘被捕者

今天,將首次有人因支持雨傘運動被囚逾一年。

去年今日,廣州的謝文飛、王默和幾位南方街頭運動的朋友一起去了廣州塔旁,拉起了一條寫着「自由無價!支持香港為自由而戰」的橫額。當日晚上,他們就被警察帶走,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同日上午,廣州的張聖雨亦被帶走,只因為他早前在廣州中央公園打出了「支持香港佔中」的標語。

緊接着的兩個多月間,陸續有多位國內的雨傘支持者被帶走,包括10月27日被帶走的佛山蘇昌蘭、11月25日被帶走的佛山陳啟棠 (筆名天理),以及12月12日被帶走的惠州葉曉錚,受影響人數不下百人。

另外,山東的孫峰,亦因公開議論如何解決佔中,於11月16日被帶走。

以上7位朋友,在雨傘運動過去近一年後仍未得自由。其中葉曉錚和孫峰的案件分別已於今年7月23日和8月11日開庭,但兩個月過去仍未宣判。蘇昌蘭案已兩次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檢察院退回補充偵查(退偵),於9月30日第三次提交到檢察院進行起訴。陳啟棠案亦已兩次退偵。張聖雨、謝文飛和王默的案件已移交到法院,但三個月的審理期限過去,仍然連開庭的日子都沒有。

中國當局對這些雨傘支持者的案子一直採取拖延戰術,一再用盡所有可用的法律程序去延長審前羈押的時間,讓他們長期處在一種不安定的狀態中;而審前羈押又是最容易滋生酷刑的一種狀況。我們觀察到近年來這種情況愈來愈常見,尤其常用在政治犯身上,讓當局不用起訴、不用經過法院亦能扣押當事人逾一年之久。相比之下,香港法例則規定執法部門必須在拘留嫌犯的48小時內將其帶上法院。

對這些傘捕者的指控本就是莫須有的,尤其如果連檢察院亦認為對他們的指控「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更理應立即將其釋放。若然有關當局一直無法對他們的案件作出決定,就應讓他們保釋外出,不能一直將他們無了期地羈押下去。

為了聲援傘捕者,讓他們能早日重獲自由,我們在今日發起了「散步者撐傘捕者」一人一照片行動,呼籲各地朋友拍一張撐傘散步的照片上傳上網,並加上hashtag #散步者撐傘捕者。以最簡單、最「無害」的行動 – 就像傘捕者們所做過的一樣 – 去表達我們對傘捕者的支持和關注。

_______________

附件:

為什麼可以關那麼久也未上庭?且看中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

程序 時限 由被拘留日起計,最長羈押時間
1. 被公安拘留 —> 提請檢察院批準逮捕 30天 30天
2. 檢察院作逮捕決定 7天 37天
3. 公安偵查 –> 移交檢察院 3個月

如案情複雜,可延長兩個月

如可判十年以上徒刑,可再延長兩個月

8個月零7天
4. 檢察院決定提起公訴或退回補充偵查 一個半月 9個月22日
5. 公安補充偵查 一個月 10個月22日
6. 檢察院二次決定提起公訴或退回補充偵查 一個半月 12個月7日
7. 公安二次補充偵查 一個月 13個月7日
8. 檢察院三次決定提起公訴或立即釋放 —> 移交法院 一個半月 14個月22日
9. 宣判 3個月

如案情複雜可延長3個月

再有特殊情況最高法院可再延長

17個月22日至無限 (orz)

傘捕者案件進展:

拘留 批準逮捕 公安偵查 檢察院審查 移交法院 開庭 判決
張聖雨 03.10.2014 03.11.2014 6月 應在9月前宣判,已逾期
謝文飛 03.10.2014 10.11.2014 12.05.2015 應在12.08.2015前宣判,已逾期
王默 03.10.2014 10.11.2014 12.05.2015 應在12.08.2015前宣判,已逾期
蘇昌蘭 27.10.2014 03.12.2014 30.09.2015

二次退偵期滿

進行中 最遲不超過11月中
孫峰 16.11.2014 11.08.2015
陳啟棠 25.11.2014 31.12.2014 29.10.2015

二次退偵期滿

葉曉錚 12.12.2014 17.01.2015 18.06.2015 23.07.2015

綠色 – 已完結,紅色 – 正進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